23:33| 0208| 18:22| 2:20| 4:48| 1231| 8:08| 0:43| 21:46| 16:04| 22:08| 12:01| 0919| 0421| 6:52| 0524| 8:29| 11:00| 17:41| 1019| 2:01| 20:54| 4:30| 8:38| 23:15| 18:52| 0:38| 8:13| 0426| 13:16| 18:31| 13:35| 19:07| 12:51| 8:02| 0:51| 12:33| 17:11| 16:25| 10:14| 20:26| 4:57| 15:02| 10:37| 12:49| 10:39| 12:29| 15:05| 13:14| 11:16| 2:01| 8:39| 1228| 16:57| 0516| 14:29| 9:44| 18:43| 14:24| 14:25| 4:57| 23:40| 1118| 17:39| 17:22| 18:26| 14:36| 7:37| 0:59| 20:22| 0115| 17:13| 11:01| 16:38| 12:41| 14:22| 16:07| 13:42| 14:20| 2:58| 2:15| 0804| 17:19| 9:59| 21:28| 4:38| 18:43| 3:48| 0:25| 0127| 0306| 5:39| 11:09| 11:12| 14:40| 9:59| 0907| 19:17| 6:16| 20:10| 3:20| 21:27| 0414| 4:43| 22:25| 22:39| 1219| 4:28| 4:22| 3:52| 1112| 2:42| 3:22| 1001| 0405| 3:04| 4:07| 5:47| 1202| 6:18| 20:03| 4:23| 1:35| 22:42| 1:58| 7:12| 0703| 8:07| 0323| 1231| 16:53| 12:08| 11:18| 13:33| 22:21| 20:51| 20:47| 15:07| 20:29| 16:34| 1025| 22:22| 12:02| 9:05| 4:07| 0502| 3:40| 0324| 0905| 22:26| 1030| 1207| 0:48| 0:03| 8:42| 0114| 0202| 15:20| 1:13| 16:39| 14:24| 0911| 23:09| 23:05| 20:21| 0618| 19:49| 16:02| 1:55| 12:56| 20:05| 13:35| 1:44| 21:09| 2:14| 2:46| 4:16| 9:41| 17:05| 7:45| 8:38| 1130| 10:28| 9:52| 0721| 13:08| 9:34| 18:21| 8:00| 5:02| 1231| 9:38| 7:34| 15:59| 14:23| 5:52| 21:02| 0529| 23:02| 10:08| 16:28| 23:28| 9:03| 0:30| 18:34| 11:08| 15:18| 18:33| 22:19| 1:36| 14:41| 0124| 8:13| 22:28| 0623| 15:06| 19:26| 10:50| 0215| 3:18| 4:38| 0704| 18:12| 13:16| 22:38| 11:47| 15:57| 0626| 21:25| 15:20| 10:35| 7:01| 0723| 7:03| 6:21| 17:38| 21:32| 2:46| 1215| 7:22| 15:11| 20:48| 12:59| 6:57| 17:50| 16:24| 17:23| 2:39| 21:49| 1211| 16:22| 18:53| 9:14| 0503| 4:49| 7:53| 0625| 17:23| 6:08| 19:06| 10:12| 16:06| 13:41| 21:50|

【江西日报】江西省多举措推动公路货运降本增效

2018-06-24 17:01 来源:慧聪网

  【江西日报】江西省多举措推动公路货运降本增效

  对于林创益来说,他要注意自己的场上动作。整体来看,这4场比赛,中超球队累计领先时长大约在54分钟,而韩国球队的累计领先时长达到了115分钟,差不多相差了1个小时!

2011赛季,恒大第一轮击败了大连实德;2012赛季,恒大同样在首轮取得开门红,他们击败了申鑫;2013赛季,恒大两连胜开局,整个赛季只输掉了一场比赛;2014赛季,恒大同样是两连胜开局。成都足球拥有良好的社会基础、人才储备。

  错失如此机会,丰田阳平在上港球门里躺了好一会,因为这不是他今天第一次错失良机了。平心而论,这场比赛威尔士的确称得上职业。

  周挺表示:所有人都没想到,包括我自己!当然比完赛下来一想,这太正常了,上港的外援内援啊,磨合程度都比你强,而且开场不到1分钟就丢球了,0-8很正常。而在这些目标当中,最让恒大主帅卡纳瓦罗感到扼腕叹息的并不是奥巴梅扬,而是罗马后腰纳英戈兰。

第31分钟,廉基勋禁区内射门偏靶。

  北京时间3月13日18点,2018赛季亚冠小组赛第四轮打响,上海上港客场对阵蔚山现代,此役第22分钟,林创益在场上飞铲对手,从慢镜头来看,这是一个红牌的动作,不过裁判手下留情了。

  郝海东现在对于中国足球依然是非常关心,经常是在一些大事件出来之后就能听到郝海东的言论。最近落后韩国国家队热身赛大名单的金英权表示,在世界杯开始之前有信心重新回到国家队阵容当中。

  北京时间3月7日晚,2018赛季亚冠联赛小组赛第三轮,上海上港坐镇主场2-2战平蔚山现代。

  但以国足的实力来看,无论是面对乌拉圭队,还是面对捷克队球队都没有必胜的把握。第70分钟,奥尔什奇禁区弧顶劲射被颜骏凌扑出。

  第12分钟,胡尔克禁区前沿左脚怒射被后卫封堵,随后艾哈迈多夫的一脚远射偏出。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希望里皮和中国男足的球员们能尽快从这场惨败中吸取教训,并且能够知耻而后勇在随后的比赛中拼尽全力,至少对得起身上的国家队战袍。

  但在自己第一个主场让国安变成了巴萨,这不正常。而对手威尔士队世界排名高达第20,如果国足能赢球可以斩获近500个积分,即便是战平也能拿到200个积分,那就可以巩固自己亚洲第五的位置。

  

  【江西日报】江西省多举措推动公路货运降本增效

 
责编:
大风号出品

【江西日报】江西省多举措推动公路货运降本增效

而具体里皮指的是谁,相信我们也很快就会在随后的比赛中看出端倪。

真实故事计划 <更多内容 2018-06-24 19:14:10

null

本系列故事在事实基础上做了改编。

大家好,我是金宇。

有段时间没更新了,不是我偷懒,最近确实在忙一些事情。

不瞒大家,我找了一份工作。

之前看过故事的朋友应该都知道,2012年我从警校肄业之后,一直宅在家里写网络小说。老实讲,钱没赚到,倒是落下一身病。那时候每天固定更新六千字,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天,晚上颈椎疼得睡不着觉。

浑浑噩噩过了好几年,整个人都跟社会脱了节。

去年年初,大学室友伟光建议我把一些案件写成故事,几个关系比较铁的同学商量了一下,都觉得这事可以搞,他们也都愿意给我提供一些真实素材。之前写了几篇发在故事研究室,没想到大家还挺喜欢看,都催我更新。

现在我已经攒了不少素材,但毕竟精力有限嘛,只能慢慢写。

还有,大家可能不了解,其实大多数作者靠写作是很难维持生活的,我也如此。这份新工作,说实话,我之前从来没想过,不过我还挺喜欢的。毕竟,我现在跟福尔摩斯也算是同行了。

没错,我找了一份私家侦探的工作。

是不是很带劲?

我的老板叫李鸣,是我的学长,大我两届。

鸣哥毕业之后没当成警察,到北京当了一名私家侦探。前年他开始单干,日子过得不错,房子交了首付,还买了车。

鸣哥听校友说我待业在家,就联系我,让我去帮他做事。

本来我不打算去,之前听说过,干私家侦探这行,主要业务是调查婚外情,我完全不感兴趣。而且私家侦探名声不好,游走在法律边缘,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出界,违法。

鸣哥说:你先跟着我出一次活,觉着行,就跟着我干,不行就拉倒,当是来北京旅游了。

就这样,前段时间我来了北京。第一单活干了四天,我立刻就决定留下来。

这行远比我想象的有意思,而跟着鸣哥干的这单活,也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原来世上有太多我们不了解的事情,人心也远比我们看到的更复杂。

***

北京,帝都,祖国的心脏,常住人口两千多万。

这人一多,事儿就多,有的事自己能解决,有的事就得请别人来解决。有需求就有市场,这也是最近几年侦探行业火热的原因。

4月25号,下午五点半,我坐高铁到了北京西站。

鸣哥开着新买的Jeep自由光来接我,到宾馆放下行李后,鸣哥就带我去吃饭。

我跟鸣哥有四五年没见了,难免有些生疏,他要了一箱啤酒,让服务员都起开,连干了三杯,话匣子才慢慢打开。

null

第一天我俩吃的烤鱼

我问鸣哥,私家侦探这行水深不深?

鸣哥说,这行鱼龙混杂,有真正的牛人,也有不少骗子和混子。说白了,私家侦探就是拿人钱财,帮人办事。“你可别以为像福尔摩斯一样,主持正义,惩恶扬善,这就是一份工作而已。”

一箱多啤酒干完,鸣哥酒量好,一点事没有。我已经走不了直道了,隐隐约约记得他把我扶回宾馆,躺到床上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我还在睡觉,就被鸣哥给call醒。他让我赶紧下楼,一起去见客户。

我的宿醉劲还没过去,头昏脑涨的,匆匆冲了个澡,头发都没吹干,就赶紧出了门。

鸣哥的车就停在宾馆门口,上车后,他扔给我俩大包子跟一杯豆浆。

鸣哥一边发动车一边说:“现在去天鹅湾小区。”

我对北京完全不熟。鸣哥告诉我,天鹅湾在朝阳大悦城附近,地理位置不错,属于高档小区,房价高得吓人,能住在那里的人都不差钱。

我问鸣哥,这单活能挣多少钱。

鸣哥也没藏着掖着,说不一定,得看难易程度,一般的婚外情案子,调查时间超不过一周,收费在10万以下。如果案子复杂,或者中间发生其他的突发情况,会根据实际情况增加费用。

早上九点多正是上班高峰期,路上有点堵。我俩从管庄出发,开了半个小时才到天鹅湾小区门口。

北京天鹅湾小区

鸣哥摇下车窗,拿出手机,跟电话那头说了一下自己的车型跟车牌号。

过了大概五分钟,有个人过来敲车窗,我扭头一看,是个六十岁左右的大妈,大妈后面旁边还站着个老头,看来是两口子。

大妈皱着眉头,伸着脖子往车里瞄,脸上写着“怀疑”俩字。

鸣哥冲他们招了招手:“你好,周阿姨对吧,先上车,咱们找个地方聊一下。”

老两口上车坐在后座,从后视镜看到俩人脸色都不好。我觉得挺奇怪,婚外情一般不都是夫妻中的一方去调查另一方吗?怎么来了两个老人?

鸣哥找了一家咖啡馆,一人点了杯咖啡。

咖啡还没上来,大妈就先开口了:“小伙子,大概情况你也了解了,我儿媳妇外面应该有人了,找你来帮忙查一下,需要多长时间啊?”

鸣哥说:“阿姨先别着急,先说说你为什么怀疑吧,是发现你儿媳有不正常的行为吗?”

这位周阿姨扭头看了看老伴,她老伴冲她使了个眼色,好像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出口。扭捏了半天,这位周阿姨才缓缓开口:“那个......也不怕你们笑话啊,我有个孙子,今年四岁了,长得挺白净的,但是吧,这越大越跟他爸不像,所以我就怀疑......”

我立马就明白了,敢情是怀疑自己的孙子不是亲生的。不过我脑子里立马出现一个疑问:难道周阿姨她儿子没发现这个事吗?

我正在想这个问题该不该跟鸣哥说一下,鸣哥就开口问了出来。

周阿姨又看了看老伴,压低声音:“我儿子死心眼,我跟他说过这事儿,他死活不信,还嫌我们管闲事,你说这哪是闲事啊,要真不是亲生的,趁着年轻,离婚再找一个也不迟嘛,你说对不对?”

鸣哥抿了一口咖啡,点了点头:“行,周阿姨,你再说说你们家的情况吧,包括你儿子跟儿媳的工作情况,尽可能详细一些。”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离开咖啡厅,把老两口送了回去。

***

跟周阿姨聊完之后,我对他们家的看法就俩字——有钱。

这周阿姨跟她丈夫是老北京,早年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家里有三套房子,儿子跟儿媳住天鹅湾,她和老伴住着三环的一套房子,另一套出租,每个月的租金老两口都花不完,经常全国各地的旅游。

周阿姨的儿子叫张奕,今年32岁,现在在一家上市公司做管理,月薪五万左右,在北京,这份薪资也算得上相当不错了。

儿媳叫程霄霄,30岁,在一家国企上班,挣得不多,但工作挺轻松,平时喜欢逛街,做美容保养。

周阿姨的孙子亮亮,今年4岁,就在天鹅湾小区附近的幼儿园上学,平时都由保姆看着。周阿姨他们只有周末的时候会来看孙子。

不难看出,这家人挺有钱,这张奕也算是个富二代,从小到大都顺风顺水,还去美国留过学。

剩下的一些零碎信息,鸣哥也都一一记了下来,他说很多时候线索都隐藏在小的细节里面,干活一定要仔细。

周阿姨把她儿子、儿媳还有孙子的照片都发给了鸣哥。

送完俩人,鸣哥开车带我回了宾馆,让我再休息一会儿,中午自己吃点饭,他要做一个调查计划,下午三点的时候再过来接我。

回到宾馆,我倒头就睡着了,一直到一点多被饿醒,去楼下吃了碗面。三点半的时候鸣哥打电话让我下楼,说是要开始调查。

下楼之后,鸣哥接上我,跟我说这事不简单。

我问他为啥?

鸣哥说:“周阿姨都看出来孙子跟他儿子长得不像,那他儿子肯定不会没有发现,但是却坚定地认为孩子就是自己的,还不让他妈管这件事,很蹊跷对吧。”

我一想也是,这完全不合逻辑啊。

当天下午,我们先去了周阿姨儿媳程霄霄上班的地方。程霄霄跟张奕都有车,程霄霄是一辆蓝色的mini,张奕开的是宝马5系。

张奕每天都是开车上班,而程霄霄开得比较少,因为工作的地方离家比较近,有时候张奕会开车送她上下班。

北京车太多,找个停车位特麻烦,我俩绕了两圈才找到一个停车位。

一直等到六点多,终于等到程霄霄下班出来。

不得不说,程霄霄长得挺漂亮,也挺显年轻,看着跟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似的,穿着一条灰色的裙子,上身是一件白色的T恤。她在单位门口等了一会儿,张奕开着宝马来接她,直接就回家进了小区车库,没看出任何异常。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赶到程霄霄单位门口——蹲守。用鸣哥的话说,最笨的方法,往往就是最管用的方法。我想了想,似乎很有道理。

周阿姨透露消息说,当天程霄霄也没有开车。我俩分析,那她下班后要么自己坐公交车回家,要么是张奕接她,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不回家。

这次程霄霄下班有点晚,从单位出来已经将近晚上八点了,而且直接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现代。

我有点兴奋:“鸣哥,果然有情况,咱们跟上去拍几张照片是不是就完活儿了?”

“一看你就是没经验,她肯定是叫的滴滴,不然为什么坐在后座上?”

我一想,也对。

我俩跟着程霄霄的车。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她下车了,直接走进了一家酒店——情趣酒店。

鸣哥拿着手机远远地拍了几张照片,说这都是证据,这一下,我跟鸣哥都觉得程霄霄婚外情基本上是坐实了。

程霄霄前脚刚进酒店,我们后脚就跟了进去,毕竟,捉奸要成双。

程霄霄开了一间房,519号房间,鸣哥也在五楼开了一间房,就在519 斜对面。开房的时候女前台虽然一直是微笑服务,不过我心里还是毛毛的,毕竟俩大男人开房,我还真没干过这事。

开好房之后,我跟鸣哥就上了楼,一进房间,就看到整个房间的墙壁都是紫色的,到处挂着水晶的流苏,一张粉红色的大圆床摆在屋子中间,房顶上嵌着一面大圆镜子,看着特清晰。

null

情趣酒店很迷情

别说,还真的挺有情趣。

我们在楼道里转了一圈,发现电梯口正好有一个待客的茶几和沙发,就拿了副扑克坐下玩,一边盯着四周。

等了半个小时左右,一个男人从电梯走了出来,不过,这个人的出现完全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这个人竟然是张奕!

鸣哥赶紧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等张奕进去之后,我俩赶紧回房间关上了门。

别说我懵了,连鸣哥都搞不清楚这是啥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夫妻俩喜欢玩刺激,毕竟在家里和在情趣酒店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问鸣哥,现在这情况是不是该撤了?

鸣哥看了看手机里拍的照片,说再等等,等俩人出来跟他们一起走。

我俩在房间里抽了一会烟,鸣哥先下了楼,让我在上面休息一会儿。我在房间里看了会电视,快十一点的时候,鸣哥给我打电话。他压低声音说:“金宇,快下来退房,有情况。”

我从楼梯间跑下去的时候,程霄霄已经出了酒店。

退完房,我和鸣哥赶紧出去,看到张奕的那辆白色宝马已经从停车位开了出来,我和鸣哥立马跟了上去。

在车上我问鸣哥出啥情况了,不就是夫妻俩办完事回家吗?

鸣哥指着张奕的车:“车里面还有个男的,刚才跟程霄霄他们一起出来的,知道什么意思了吧?”

“我靠,不会吧,3p!”我顿时惊呆了。

鸣哥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说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碰到,如果说是两对夫妻一起玩,那也说得过去,喜欢玩换妻游戏的人不少,可这是一对夫妻加另外一个男人,这情况就说不清了。

我俩跟着张奕的车,一直到传媒大学,一个男的从后座上下了车,因为没法停车,鸣哥让我下车去拍几张照片。

传媒大学那块人挺多,有很多学生,倒也没人注意到我在偷拍。

null

传媒大学晚上都是学生妹

男人长得挺高,估计得有一米八多,留着平头,穿着一身黑,下车之后拐进了一条胡同里面,我刚想跟着进去多拍点照片,鸣哥就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回来,不用继续跟了。

鸣哥把我接上车,说今天就先到这里,张奕和程霄霄肯定回家了。

在回去的路上,鸣哥跟我说现在这情况有点出乎预料。按理来说,在某种意义上,程霄霄的确是出轨了,但是张奕又在场,这就复杂了,只能跟客户沟通一下,看看要不要继续往下调查。

回去吃完饭已经凌晨一点了,说实话,这活是真不好干,精神要高度集中,一天下来的确挺累的。

***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鸣哥一起去找周阿姨,周阿姨住在朝阳公园附近的一个小区。

在路上,鸣哥跟我说:“昨晚我琢磨了一下,张奕有可能是绿奴。”

我没听懂:“绿奴?什么意思?”

鸣哥说:“你入行浅,不知道各种奇葩的事。绿奴相当于SM的一种,说白了,就是喜欢看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喜欢被绿的感觉,这样能让他们感觉特别兴奋。”

“我靠,好变态,还有这种人!”

“没错,我还听说,绿奴不光喜欢被绿,而且在自己老婆跟别人做的时候,他还会在旁边伺候着,就像奴隶一样。”

null

我上网查了一下,打开了新世界

我听完鸣哥的解释,心里半信半疑,完全无法理解这种人到底是什么心理。

到了约定的地址,周阿姨跟她老伴已经提前到了。

一看到我俩,周阿姨就激动得不行,抓着鸣哥的胳膊,问鸣哥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她不相信张奕会干出这种事。

鸣哥把昨天拍的照片翻出来给老两口看,老两口看完都气得浑身发抖。

鸣哥问周阿姨:“周阿姨,您看现在这种情况,还要不要再查下去?”

周阿姨一咬牙:“查,继续查!你给我查孩子到底是不是我儿子的。”

“周阿姨,这个您得去做个亲子鉴定。”

“行,做亲子鉴定需要什么东西?”

鸣哥告诉她,一般需要双方的血液、带毛囊的头发,或者口腔粘膜。

周阿姨表示这事好办,她有儿子家的钥匙,明天带我们去他儿子家,应该能找到一些带毛囊的头发。

第二天下午四点半,我们按照约定到了天鹅湾小区。

找到单元楼之后,周阿姨给鸣哥发微信,说保姆去接孩子放学了,让我们赶快上去。

这家确实有钱。房子装修很豪华,全欧式,客厅顶上是一盏欧式大吊灯,家具擦得一尘不染。

因为是趁着保姆接孩子的时间来收集头发,我们不敢耽搁,俩人分头行动,我去小孩卧室,鸣哥去主卧。

我找了十几分钟,愣是没找到一根头发,房间打扫得太干净。鸣哥那边进行得很顺利,找到好几根头发。

周阿姨说没关系,她想办法弄一根孩子的头发。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去了朝阳公园那边,周阿姨给了我们两根头发,头发很短很细,一看就是小孩子的,我小心翼翼地拿袋子装了起来。

null

小心翼翼地收好头发

亲子鉴定这事鸣哥之前干过,他跟周阿姨说一般需要一周时间才能出来,想提前的话只能加钱。

周阿姨直接给鸣哥转了一万,说希望结果尽快出来,不够的话再找她要。

当天早上,鸣哥带我去了一家DNA鉴定机构,流程不复杂,填了几张表,把样本交了上去,鸣哥跟工作人员聊了几句,然后交了六千块钱。

null

DNA鉴定中心

我俩从鉴定所出来之后,在附近找了一家羊汤馆子吃饭。刚点完餐坐下,突然一个人坐在我旁边,我还以为是拼桌的,一扭头,吓得差点掉椅子下面去。

我旁边坐的竟然是——张奕!

我和鸣哥当时都懵了,说不出话来,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张奕。

张奕脸色很难看,敲了敲桌子:“你俩是我爸妈雇的私家侦探吧?”

鸣哥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说:“兄弟,不好意思,我们就是吃的这碗饭。”

“我知道,我妈今天把我儿子的头发给你们了吧。跟你们说实话,孩子跟我没血缘关系。”

张奕这话一出,鸣哥也搞不清楚啥情况,扭头看了看我,“那个......你是怎么发现你妈雇我们调查你的?”

张奕说:“昨晚我回家,孩子跟我说奶奶拔他头发。我就觉得挺奇怪,平时我妈轻易也不上家里来,来了没待一会儿就走了。问保姆,她说我妈把孩子抱到房间里,然后孩子就一个劲说疼。我一想就觉得不对,他们之前就跟我说过孩子的事,但我没想到他们真的去找人做亲子鉴定。”

原来纰漏出在这个地方。

一般来说,干私家侦探的,如果在调查过程中被当事人发现,这就出大事了,直接信誉扫地,以后想接活就难了。

不过这次是突发情况,我们都没有预料到。

这时,羊汤上来了,我和鸣哥已经完全没了胃口。

张奕又问我俩还知道他什么事?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肯定是没必要瞒下去了,鸣哥就把情趣酒店的事情说了出来。

张奕听完,眼神瞬间就萎靡了下去,他沉默了两分钟,说:“你俩的任务就到这儿吧,别再查我了,现在你们跟着我一起回爸妈家,我跟他们把这事儿说清楚。”

午饭是彻底没心情吃了,我俩一口没动。

张奕没开车,之前是坐出租车跟踪的我们。

鸣哥开车,我们三人一起去周阿姨住的小区。

到了周阿姨住的小区,张奕领着我俩到了一栋单元楼,至于什么小区、几号楼就不详细说了,反正周阿姨打开门看到我们三个人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跳。

张奕一进门就说:“妈,这就是你雇的人吧,来查我,还拿着亮亮和我的头发去做亲子鉴定。”

周阿姨赶紧解释,“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好吗,孩子如果不是你亲生的,那就早点离婚,家里这么多套房子,不能便宜外人!”

“那我就说实话吧,孩子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肯定不会离婚。”张奕加重了语气。

张奕他爸也在,听到张奕的话,坐在沙发上气得发抖:“你要是不离婚,家里的房子跟财产,一分钱都不会留给你!”

张奕低着头沉默了很久,突然眼睛红了,“爸,妈,亮亮是你们看着长大的,他就是你们孙子,就是我儿子,就算不是我亲生的,这有什么差别吗?”

“你的私生活我不管,但孩子不行。”周阿姨坚定地说。

张奕仰头苦笑了一下,“妈,我不是不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可是.....可是我没法要啊。”

“没法要,什么意思?”周阿姨问。

张奕下了很久的决心,才憋出一句:“我没法生育,早就查出来了,根本治不好。”

接下来,张奕说了一件让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孩子不是他的,他还一定要把孩子留下,并且坚决不离婚的理由。

原来,张奕确实是绿奴。不过妻子跟其他男人上床的时候,他一直要求戴套,就是怕妻子怀孕。

俩人结婚一年多一直没有孩子,他就去医院偷偷检查了一下,结果是自己不能生育。

本来他想着跟妻子商量一下做丁克家庭算了,可那时候父母天天在屁股后面催他生孩子,他父母一直比较传统,绝对不会答应他丁克。

为了满足父母,张奕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决定“借种”。

一般来说,绿奴都有固定的“主人”。有一次张奕开好了房,然后给“主人”和妻子都下了药,场面很疯狂。那是唯一一次没有戴套,他妻子当时头脑不清楚,并不知道这件事。

也就是说,孩子不是张奕亲生的这件事,只有张奕一个人知道,所有人都被蒙在了鼓里。

老俩口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现场死寂了十分钟。周阿姨回过神来,当场给鸣哥把尾款结了,我俩自然是识趣地赶紧离开。

***

出了小区,我觉得心里憋得慌,问鸣哥:“鸣哥,这事也太狗血了,怎么这么让人难受呢?”

鸣哥叹了口气:“你觉得这事狗血,我跟你说,比这更狗血的我都见过,没办法,咱吃的就是这口饭,挣的就是这份钱。”

“你说张奕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钱多得用不完,怎么就成绿奴了?”

鸣哥想了一下说:“你看他爸妈,又是不给分家产,又是非得生儿子,肯定是让父母给逼的,心理变态了。”

我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过了一会儿终于起缓过神来,程霄霄那么漂亮个人,怎么心甘情愿就配合她老公,和不同的男人睡?

鸣哥故作高深地告诉我说,干这行有一个诀窍,想不明白的事情,他绝对不去多想。

这事过去好几天,心情平复一些之后我才把它慢慢写下来。

干这行,不光脑子要灵光,还得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啊。

作者 | 金宇

如果对金宇“冒牌真探”系列故事感兴趣,请移步VX公号:故事研究室【gushiyanjiushi】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真实故事计划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
顺达电脑分厂 枫树维吾尔族回族乡 铺前 雁江区 东水路口
罗庄社区 西操 宾水道宾水西里 进化乡进化种猪场 松花江路